APP下载
微信关注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卓越教育 > >

面临孩子的价值观风险 选择低龄留学值得吗

2018年05月23日

  多数自主选择高中出国的小留学生,在度过最初的不适期后,往往会获得极大的惊喜。但一个孩子,离开父母,在异域生活如此漫长的时间是否值得,需要每个家庭仔细思量。虽然低龄留学确实造就了有着全新价值观的一批人,但很多人已经发现其中的问题——那就是在孩子的价值观形成之前,这一切都是有风险的。

  这将是诺拉在美国上高中的最后一年。这个高挑秀气的女孩,穿着时尚,行动干练,至少从外表上,不太看得出是高中生。每年寒假、春假、暑假三个假期,她都往来中美之间,有时跟同学,有时是自己,绝无成年人陪伴。

  从15岁开始,她就开始一个人应付生活中的一切,一个人的旅行。“十几个小时就落地,出了关,订好的出租车会来接我返校,很容易的。”诺拉轻描淡写,但每个人都知道,这将是一连串劳神劳力作息紊乱的日子。

  每个小留学生都要面临宿舍搬家、开学报到、与新室友磨合、添置杂物等一系列繁琐事务,对成年人来说都有些艰巨,但对这些已经独立的孩子们来说,真的只是小菜一碟,连长达12个小时的时差,也只是“晕两天就好”。

  进击,到美国去。

  诺拉是低龄留学生(指高中和初中留学生)中的一员。据《华尔街日报》报道,2013年,美国共向计划前往美国高中接受教育的中国中学生发放了31889张学生签证,而在2005年仅为639张,8年里涨了50倍。中国超过韩国成为美国高中学生的最大来源国,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并且该数据还在不断攀升。

  这种几何式的增长,在中产及往上的阶层中极其具有轰动效应,北京新东方总部报名大厅饮料售柜台里全是十多元一瓶的依云水或者巴黎水,根本不见一两元的便宜饮料,体现了留学生这个群体的惊人变化、从发奋读书的穷学生变成购买更昂贵的教育产品的富裕人群。

  办完出国手续时,诺拉爸爸与年级组长寒暄:“重点学校的老师压力一定非常大,您辛苦了。”年级组长答:“其实压力没那么大,能上北大清华的都集中在那一两个班里,不出大的差错,能上的都上了。剩下的孩子,到高三时,一半都出国。”

  诺拉原打算读大学再出国,但发现大学生留学遇到很大的困难:“首先是人不熟,只跟从中国来的同学玩,因为美国学生聊天内容他们不懂,各自的high点完全不一样,感觉上非常隔阂。如果出来读高中,年龄小,又是寄宿生活,适应起来容易很多。其次美国学校里有一套跟中国不同的体系,不管是人际交往,还是课程学习,这个体系美国从小学开始实行。比如历史课作业,基本上是一个essay(小论文)接一个essay;语文课,一本《麦克白》就要学两个月,在中国,最多学一周,还只是节选。”

  从这些高中即出国的低龄留学生的表现来看,留学已经不仅是学业上的扩展视野,更是在全方位上获得全球化的经验。他们的思想方法、情感体验和行为方式上更为独立和国际化,这就是小留学生们对自己的定位和设计。

  曾经在美国一家私立中学担任过三年中文教师的宋平平说:“美国的教育体制决定这是种更为先进的教育,它重视学生的全面发展,而且传授的是学习和研究的方法。举例说,美国人讲世界历史课,第一课通常是地球人和类历史的几个转折点,如大爆炸理论、生命出现、人类出现,老师必提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人类是唯一的高等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