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微信关注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卓越教育 > >

面临孩子的价值观风险 选择低龄留学值得吗(2)

2018年05月23日

  学生可以用一周的时间来进行研究和讨论。这样的历史学习从一开始就建立了以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为基础视点的历史观,在中国这种历史观只有大学的历史专业中才会学到。批判性思维在中国的教育体制下是完全缺失的。”

  如果说诺拉属于主动出击型,还有一些人留学则是被迫无奈之举。安迪是一个典型,因为他的户口在江苏,不能在北京参加高考,于是决定大学出国,高中先去了一所民办的国际学校,学费一年十几万,老师来自菲律宾、马来西亚等,虽然英语也是母语,但口音奇怪。

  安迪父母对此表示不安:“那些老师拿着工作签证来,两年后就跑到别的国家去了,师资流动性太大,而教育是需要积淀和传承的。”更让人觉得可怕的是,学校给学生提供的不少教科书是美国正版教材的影印版,“我不知道那些家长是怎么想的,给孩子买MCM的书包,一个包就要几千上万,里面却装满了盗版教材。我觉得这类国际学校的价值观非常扭曲。”

  多数自主选择高中出国的小留学生,在度过最初的不适期后,往往会获得极大的惊喜。除非流落到所谓的野鸡学校,一般美国私立中学对学习抓得很紧,那些学习轻松、顺应孩子爱玩天性的,往往都是些位于不好学区的公立学校。

  薇薇安是诺拉常在QQ上联系另一名小留学生,回忆说:“第一次领课本时,一看到那些历史、数学、生物都是千把页的精装大厚书,背上书包腰都直不起来,眼泪都快下来了。在中国的时候没有哪本教材超过200页。后来上AP课程,更傻了眼,还是那么厚的课本,里面的字又密又小,果然是大学难度。”

  美国的基础教育名声不佳,但大学教育却是全球最高水平,高中就是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衔接阶段。美国的学校极度重视体育,好的学校,不仅功课繁重,学生每天下午放学,就要进行体育训练,周末几乎全被体育比赛和社区工作占满,学习只能占用晚上的时间,刻苦的学生每天学到一点多钟是常事。至于公民教育、体育、慈善义工这些在中国非常缺乏的训练,在美国都能以得极大的进步。这些方面的进步,在原本不少功利的低龄留学家长眼中,都是喜出望外的极大收获。

  作为试验品的一群人。

  虽然低龄留学确实能造就了数量几何上升有着全新价值观的一批人,但很多人已经发现了其中的问题。那就是在孩子的价值观形成之前,这一切都是有风险的。

  诺拉认识一对华人夫妇,丈夫是台湾人,妻子是大陆人,在美国定居,却决定把一双儿女带回大陆受基础教育,原因就在于美国的基础教育不过关。这对夫妇对大陆的公立教育极为推崇,连饱受诟病的丑陋校服和近视眼镜也觉得妙不可言,认为这是应有的“学生味”,而对美国女生从初中开始化妆的习俗极为反感,称之为“性别歧视”。

  这对“逆势留学”的华人夫妇并不是孤例。Tim的父母都是地道香港人,在投行的北京分公司做精算师,如果两个孩子在国际学校读书,每年可获得近40万元的补助,但Tim父母把两个孩子送进北大附小和人大附中的初中部。

  Tim的爸爸解释他们为什么要“逆势留学”时说:“我们跟学校商量好了,不上政治课。其他课程,尤其是数学课,我觉得有必要。既然有这么好的机会来大陆生活,让孩子的国语彻底过关,打好数理化基础,也算天赐良机。”这位父亲做精算师,收入非常高,就是靠数学好打天下。在他看来,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