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微信关注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卓越教育 > >

面临孩子的价值观风险 选择低龄留学值得吗(3)

2018年05月23日

  这些有条件的人放弃美式教育而选择传统中式教育,并不是独出心裁。亚洲式传统教育理念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进行的第四次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结果出来后,响应者众。

  这次PISA结果显示,在参与测试评估的34个成员国和地区中,上海152所学校5115名学生的平均成绩为556分,在阅读、数学和科学素养三方面的成绩均排名全球第一。其次为韩国(539分)、芬兰(536分)和中国香港(533分),美国学生排名第26位。这项权威测试显示出中国基础教育的强大优势,以至于英国首相卡梅伦都要求他们的教育大臣来中国取经。

  “这种优势很可能被我们自己忽略了。”宋平平老师说。虽然他高度肯定了美国教育的优点,但“从不怀疑中国教育的可取之处。和美国老师相比,备课和授课认真程度,绝对是中国老师更出色”。中国的学校教育并非一无可取之处,而教育更是个广泛的概念,不应局限在学校内部。家庭教育、社会教育也是教育的重要内容,如果低龄留学,这一块其实是放弃了的。

  “父母条件越好的,(选择低龄留学)损失越惨重,父母永远是孩子的第一老师。”诺拉的父亲表示。他是位国际商法律师,有次去美国出差,到美国律师同行家做客,那家的儿女一齐出现,与他侃侃而谈,那一刻,他受到很大的震撼:“本来诺拉也可以和我一起,接待家里远方的客人,参与成人间的谈话。这对她的成长是极为有利的,但是,我以前只想到让我的女儿能像美国人一样说着流利的英语。”好在诺拉爸爸是个乐观派,理解有所得也有所失,诺拉少年时代在异国他乡独自经历的岁月,也会是她人生的宝贵经历。

  除了父母在青少年成长过程中的缺位,低龄留学和性价比也是很多人考虑的因素。学生一年的各种开销达到六七万美元,即使没有通货膨胀,高中四年加大学四年的开销也将超过50万美元。这只是一个基础数字,还不包括学生买车、旅行、父母探望等必要的开销。对于中产阶层来说,负担绝不轻松。

  而且留学生就业形势并不乐观,指望靠短期薪水收回教育投资并不现实。至于很多人以为在美国上高中更容易被顶尖大学录取这样的愿望,很多像诺拉这样的学生,一踏进美国校园就会明白,中国人永远在和中国人竞争,除非移民或者取得绿卡,普通小留学生没有丝毫优势,反而要和国内长期应试培训的中国学生竞争。

  这些非常现实的问题,使得中国留学人数虽然总体增长,但长幅趋缓,据教育部发布的数据,中国留学生的增长率在2009年达到近十年的最高值27.53%,之后每年都有小幅度的下降,2013年的增长率的下降幅度较大,只有3.58%。

  低龄留学虽然目前仍是几何式增长,但主要原因是基数低。等再过一两年后,较早一批小留学生的大学录取和工作机会并不能满足人们的期望值后,人们对低龄留学的行为会更为趋于理性。这方面,韩国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几乎经历了整代中产阶级海外低龄留学的热潮后,现在已经让位于中国人了,虽然他们的成绩还压在中国学生头上,但数量已经居于次要。

  出不出国读高中,本来应该跟中考一样,成为众多选项中的一个,事实上很多学生走上了不归路,他们放弃了中考,一门心思准备托福和SSAT,背水一战,使这条原本很小众的路,现在变成了千军万马都想跨过去的独木桥。但这条独木桥的前景如何,还需要观望。一个孩子,离开父母,在异域生活如此漫长的时间是否值得,需要每个家庭仔细思量。